20年前绑架后正犯叛逃成商人 一审物化刑二审改物化缓

  此后该案疑心人不息落网,然而正犯之一的郭某却阳世挥发,直到18年后才被抓。

  民警冲进房内后,救出该女子,但另别名外子已身亡。经调查,这是一首绑架撕票案,被害外子是长沙一企业的董事长文某,女子是他的恋人。

  1999年11月1日晚8时许,伍某四人携带作案工具,来到许某住处,伍某叫开门后即脱离,郭某、林某、王某冲进房内,用尼龙绳捆住许某的手、脚,用胶带纸封住许某的嘴,劫取了许某的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链等物品,并把许某关在里屋。

  郭某称,回湘潭后不久,就和妻子等人逃到南昌,再去了东北,之后到了安徽宣城。“吾先当洗浴场所服务员,后来盘下一个KTV,积累了一些钱。被抓十年前,办了一个李幼平的伪身份证。”

  当晚10时许,文某来到许某住处,躲在门外的郭某在文某开门后把文某推进房内,林某用自制枪枪托、王某用刀柄击打文某,致文某晕厥在地,郭某等三人用尼龙绳捆绑住文某的手、脚,用胶带纸封住文某的嘴,劫取了文某随身携带的钱包等物品。11月2日早晨,郭某、伍某用抢得的银走卡取走现金3000元。

  湖南高院审理认为,上诉人郭某伙同他人以勒索财物为主意绑架他人,勒索巨额财产,并戕害被绑架人,其走为已组成绑架罪。在共同作凶中,郭某首主要作用,系正犯。郭某虽未直接致物化被害人,但郭某纠集他人作案,并参与共谋、实走暴力限制被害人等走为,系本案正犯,答对全案负责。根据本案的详细情况,可对郭某不判处物化刑立即实走。故对郭某上诉理由及辩护偏见片面予以采纳。日前,湖南省高院改判郭某物化刑,缓期两年实走。

  1999年5月,伍某因作梗公司规章制度虚报车辆修补费用,被公司责罚,工资被降档。伍某所以对文某心生死路恨,决意实走报复,并告知了其同学郭某,郭某遂纠集外弟林某(已被实走物化刑),林某又纠集至交王某(已被实走物化刑)参与作案。

  2017年12月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时,被告人郭某正在受审。陈正 图1999年11月2日正午,家住长沙市天心区白沙中路的郑某突然听到迎面宿弃传来“救命”的喊声,一户人家冒烟,别名女子站在阳台上,郑某立刻拨打110和119报警。

  长沙中院一审宣判后,郭某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挑出:郭某主不益看上异国戕害被害人的有意,客不益看上异国教唆杀人、实走杀人走为,虽组成绑架罪,但对致物化被害人效果不该承担义务,原审判决量刑过重。

  法院审理查明,被害人文某(殁年36岁)系湖南全信新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某系文某同居女友,伍某(已被实走物化刑)受该公司雇请担任文某的司机。

  此前,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郭某犯绑架罪判处物化刑。日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郭某物化刑,缓期两年实走。

  来源:潇湘晨报

  潇湘晨报1月2日新闻,1999年,长沙一企业家被绑架后遭撕票事件曾震惊全城。涉案的疑心人中,3人很快被捕,而正犯之一的郭某却逃走,改名换姓,成了商人。现在,被捕的3人已被实走物化刑,郭某也面临法律的厉惩。

  经商通过定,由伍某带领郭某等人对文某及其与许某的共同居住处进走指认,郭某、林某、王某在该住所内限制文某劫取财物。

  原标题:20年前绑架撕票后正犯叛逃成商人,一审获物化刑二审改判物化缓

  四人将劫得的现金40万元予以等分,郭某分得赃款10万元。

  当日上午,郭某向文某索要钱财,文某被迫与父亲及公司财务人员有关,请求送现金400万元到某酒店,但公司财务人员误听成40万元。林某则在公司财务人员脱离后拿走40万元现金交给郭某,郭某教唆林某购买汽油焚烧现场后,本身先走逃去湘潭市。

  湖南高院二审改判物化缓

义务编辑:闫清脆

  此前,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郭某犯绑架罪判处物化刑。日前,湖南省高院改判郭某物化刑,缓期两年实走。

  林某购买汽油返回许某住处,郭某电话告知王某,听命四人原定的策划戕害二被害人。王某持刀捅刺文某的颈部、腹部各一刀,林某、王某将汽油淋在房间,掀开液化气阀门,放火后逃离现场。文某挣扎到西侧卧室窗台后窒息物化亡。

  根据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的新闻,2017年7月3日20时,该局民警掌握了因涉嫌作凶被上网追逃的郭某在长沙市岳麓区的运动轨迹,次日早晨3时许,在岳麓区某酒店将郭某抓获。

  绑架索要40万后撕票